亲,欢迎光临泡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其他类型 > 快穿:我的事业批宿主有点疯 > 第10章 我叫时戮,杀戮的戮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章 我叫时戮,杀戮的戮

“再怎么说,我是占据了这孩子的身体而获得了新生,自然是得把那些欺负过他的人报复回去,”

“可是宅斗什么的太麻烦,你知道我的,向来能动手绝不逼逼,于是……”

“你就来刺杀我了?”

时戮打了个响指,

“答对喽,刺杀皇帝,无论成败都直接诛九族,不仅省去了麻烦,还能够确保斩草除根,一举两得,怎么样我聪明吧。”

凤瑾扶额,

好家伙,借刀杀人算是给你玩明白了。

“你有没有想过一点,你也在九族之内,无论成功失败你都得嗝屁。”

“放心,我这么惜命的人怎么可能没留后手,”

“身体虽然孱弱,但是勉强能够支持我进行一次瞬间移动,有这张王牌在手,我还不是什么时候想走就走。”

凤瑾:……六。

时戮突然凑近,支着个脑袋笑眯眯的看着她,

“我好好奇,阿楠,你怎么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我?”

凤瑾面无表情手动捏着她的脸转向前方,

“没办法,能一开口就让我忍不住想揍人的,除了你全世界也没有第二个了,还有,转过去,你口臭。”

“啊!好疼,我的心好疼,”

时戮顺势倒了下去,头枕在凤瑾腿上,

“阿楠,你三十六度的嘴里怎么能说出这么冰冷的话来?”

吃也吃了,闹也闹了,时戮好似想起了什么,戳了戳她的腰,

“话说回来,阿楠,你的异能晶核怎么那个叫白宛儿的小丫头身上?你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你?”

身为恶毒女配的闺蜜,时戮在原书中自然也是站在男女主的对立面,

大小也算得上是个反派,

自然也是逃不过惨死在男女主手中的命运。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凤瑾一哽,随即大致将事情的原委描述了一遍,连带她成为快穿者也简要叙述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是书中虚构出来的人物?”

时戮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合着搞了半天,她居然是个纸片人!

“并不是,我们所在的世界是真实的,只不过是由小说衍化而来,这所谓的剧情或许可以理解为预定的人生路线和轨迹。”

“哦,不过,”

时戮欠嗖嗖的伸手,搭上她的额头,

“你当初是脑子烧坏了吗?居然能干出这种蠢事来,这可不像是你。”

凤瑾一把拍开她的手,没好气道,

“你要是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没人当你是哑巴。”

“好吧好吧,”

时戮坐了起来,耸了耸肩,往柱子上一靠,

“但我的确是好奇,能把你迷的神魂颠倒的那对白氏兄弟,若是有机会可得好好瞧瞧。”

“我的仇我自己报,你……”

“放心,放心,我有分寸,保证不会打死,最后一刀肯定是留给你的。”

“宿主,我查到了,我查到了。”

003举着一块被它整个统都大的虚拟屏幕从系统空间冲了出来,

原本懒懒散散靠着的时戮眼睛陡然一亮,咧嘴笑着靠近,

“阿楠,这就是你提到过的系统?”

转而朝003伸手,温柔无害的笑容下隐藏着极致的疯狂和危险,

“你好啊,我是阿楠的闺蜜,我叫时戮,杀戮的戮。”

“你好,你好,我是系统003。”

003连忙收起手中的虚拟屏幕,着急忙慌的回握住她的手指,

看得时戮心痒痒的,脸上的笑容愈发人畜无害。

哎哟,

这傻了吧唧的样子真是可爱,

阿楠在哪里拐来的?

还想开口,却被凤瑾揪着衣领迅速拉远了一人一统的距离。

“不许打它的主意,你都臭了,该去洗洗澡了。”

“切,小气,有了新欢就忘了旧人,你这个薄情寡义的女人,果然是得到了就不会珍惜,”

“以前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喊人家香香小宝贝,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就开始嫌弃我臭了,连碰都不想碰我一下了,”

时戮捂着胸口,故作一脸痛心疾首,

“寒心,真正的心寒不是大吵大闹。”

头疼,某个家伙的戏精属性又爆发了。

“滚。”

“好嘞。”

凤瑾一回头,就见自家小系统一脸八卦的将目光在她和时戮两者之间来回移动。

“看什么呢?让你查的消息都查到了吗?”

“哦哦,给,宿主,都在这里了。”

003从系统空间里再度取出虚拟面板,递了过去。

“时戮?好奇怪呀,宿主,谁家父母会给自己女儿取这样的名字?”

“她这个名字是自己取的,她是孤儿,没有父母,”

凤瑾一边翻阅一边解释道,

“她是杀手,杀手是只有代号没有名字,她代号为十,后来摆脱了杀手组织之后,就取了一个跟十相近的姓氏,时,”

“这才有了这个名字。”

凤瑾关上虚拟面板后,又点开了任务详情页面,

原主的怨气值只剩下了三百。

“三百……已经明显小于这方世界的阙值,可以让她回来了。”

她本是打算在这个世界多待几年,

毕竟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实在是收割功德的好机会,

只不过现在嘛……

时戮的出现让她看到了重生回去的希望,只要去一趟时空管理局,

确认她是外来穿越者,便就能趁此机会得到原本世界的空间坐标!

她就能够回去了!

闪身回到系统空间。

一见面,红衣帝王便欲躬身行礼,

“多谢殿主……”

却被她一句话打断,

“你可还愿意回去?”

红衣帝王一愣,

她还能回去?

“多谢殿主,等我此生心愿一了,便来服役……”

“不必了,本次心愿还未完全完成,便就用你这一世的功德抵消吧。”

话落,红衣帝王顿觉头晕目眩,再度醒来时已是身处寝宫之中。

自从凤瑾改革吏治,完善律法,减轻赋税,惩治腐败,

开设皇家学院,内设男女学堂,允许男子与女子同朝为官,

又分别设立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并分别在朝中设立研究院,

吸纳特殊人才,引导发展科学技术,

至于具体能走哪一步,就看这个时代的造化了,

毕竟一口气吃不成胖子,

就算她成功硬塞进来,到时也只是会适得其反。

与此同时,商品经济高速发展,

海上贸易发达,引进高产粮食,解决饥荒问题,改善民生,强化军队……

短短四十年,凤瑾一手缔造了历史上最繁华的盛世,

使凤临朝闻名海内外,成就万国来朝的盛况。

……

星界,

叶楠带着时戮,准确来说是她的灵魂体,

一人一魂刚刚通过空间隧道落地。

“阿楠,这就是时空管理局?”

时戮抬头好奇的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机械宫殿,

仿佛一颗巨大的金色宝石悬浮在半空中。

“是的,这是离我们最近的一处时空管理局分部。”

“乖乖,一个分部就占据了一颗星球,那时候管理局总部不得是一方世界啊?”

站在星界的土地上,抬头仰望大半个天空都被那座机械宫殿遮蔽,极具压迫感。

“阿楠,我有个问题,这么高我们怎么上去?我又不会飞。”

时戮指了指在空中不断穿梭的各种星舰飞碟,

“要不你让你家小系统变个飞行器出来?”

“不用,我会。”

“啊?”

还不待时戮反应过来,便觉面前空间斗转星移,

视线重新恢复的时候,已经是站在机械宫殿的门口了,

这是,瞬移!

叶楠刚抬腿往前走了一步,就感觉身侧的胳膊被人拽住,

一回头,就见时戮扒拉着她的胳膊,大半个魂体都快挂在她身上了,

“阿楠,你什么时候学的是瞬移?”

一个时间系异能瞬移用得比她堂堂空间系异能还六,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我那有关于空间法则的感悟和传承,回头给你。”

“好勒。”

时戮立马松手。

时空管理局一楼是时空管理者接收任务和提交任务的地方,

除此之外还划分了一大片休闲区,

是为了给时空管理者们在繁琐紧张的任务当中提供放松娱乐的场所。

叶楠低头看了一下虚拟面板上的消息,招呼时戮朝着吧台走去,

“走,带你尝尝别的世界的酒水。”

“来两杯山瑚重水。”

“好的,请稍等。”

很快,两杯山瑚重水就调好了,

酒如其名,

和山瑚一样翠蓝色的酒液中,一颗暗金色微型星球悬空其中,

那是星核,

是星界的特有产物。

“你尝尝,这酒对灵魂体大有益补,”

叶楠递了一杯过去,

“你现在还只是灵魂体,能喝的酒水不多,等我们回去之后,到时我请客,你喝个够。”

“叶界主!”

一道蓝白色身影从二楼扶梯上缓缓走下,

“十部长,好久不见。”

叶楠正要打招呼,一道人影先十方一步窜了过来,

“大佬,大佬好呀,我叫白芥,大佬,你看看我,你就看我一眼,我不信你两眼空空。”

叶楠:???

时戮:我靠,不愧是大世界,玩的真花。

十方一手把挤到她面前的脑袋摁了下去,

“部长,唔……我……哎哟!”

“不用管他,他今天脑袋让门夹了,我们上楼去聊。”

……

“什么?转世?”

时戮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被叶楠反手按着肩膀坐了下去,

“冷静点,别一惊一乍的。”

冷静,让她拿什么冷静?

原本以局外人的态度,本想着是占据她人身体,替原生报仇算还了因果,

结果!

穿越变转世,

啪!她成故事的主人公了!

这心态嗖的一下转过来,换谁谁挡得住?

啊啊!

杀早了!

九族算什么,我要灭十族!

我要大义灭亲!通通都给我死!

鸡蛋都得摇散黄,蚯蚓都得竖着劈成两半!

“可转世不是在同一个小世界的轮回道吗?她怎么转世到了别的世界?”

“小世界与小世界之间的轮回道虽然是相互独立的,但他们共同管属于轮回海,”

“从理论上来说,偶尔可能会有两个小世界轮回道发生碰撞,从而一方小世界的生灵转世到另一方世界。”

“那这么说来,时戮算不得上是外来的穿越者,就算放她离开,也回不到前世的世界。”

“是,按时空管理局第三千八百张条例,转世即为新生,前世界籍全部作废,若是因意外脱离世界,派遣返送皆按转世后的界籍为标准,”

“如果非要送她回去的话,也只能送她回凤临朝,至于她前世界籍贯的信息,”

十方摇头,

“抱歉,叶界主,以我现在的权限也没有资格查阅。”

叶楠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但很快调整好心情,轻吐一口浊气,

果然天底下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算了算了,

既然没有捷径可走,那她靠自己回去也是一样的。

“没事,那便麻烦十部长替她开设身份证明吧。”

时戮是她从小世界带出来的,是需要向时空管理局报备身份,不然就成了黑户。

“咳咳,我想问一下叶界主,她有没有绑定部门所属?”

话一说完,十方都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

人是叶楠带过来的,两人又是闺蜜,不出意外的话,

人应该是会进入往生殿的,

她这么开口说话,有种当面挖人墙角的感觉。

但是,时空管理局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

特别是她一个刚刚上任的分部部长也是有招新绩效审核的,

但符合标准的新人哪儿是那么好找的?

尤其是时空管理局的审核标准更为严苛,

时空,时空,顾名思义,

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两者必须要有其中一个触碰到法则门槛,

两大上位法则的感悟难度,

光这一点就不知道劝退多少人,然而这还只是其一,

除此之外还有品行,悟性,魂域阔度等等考核。

再这么一一筛选下来,哪还有几个能达标的?

虽然十方只是从叶楠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时戮曾经是空间系异能者,

但具体实力如何尚未可知。

不过俗话说的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能成叶界主的闺蜜,再弱又能弱到哪里去?

这才有十方厚着脸皮挖墙角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