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你这是在说什么混账话!”颜紫萱怒不可遏的指着徐海,眼睛里火冒三丈。

而徐海却不以为意,撇了撇嘴,冷哼一声,对颜紫萱说道,“你不用装成这副模样,想要钱就干脆一点,反正老太婆都死那么久了,你也不用担心她会爬上来找你讨债。”

此话一出,就连邓小杰他们也都被惊得愣在原地不敢动弹,江院长好歹对这些人有着养育之恩,他们心里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感激。

可徐海现在居然为了这笔拆迁款项,就连这份恩情都抛之身后。

站在一旁的陈云听着徐海不屑的语气,神情变得愈发冰冷,眼底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阴沉,冷冷的对徐海说道。

“你有种就再说一遍。”

徐海突然感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冰冷,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眼睛对视上散发着森森寒意的陈云,心底就没来由的畏惧,强撑着嘴硬道。

“再、再说一遍又能怎么样?我说的又没错,你们想要独吞就直说,没必要遮遮掩掩的,跟那个死老太婆以前的德行一模一样。”

“吞个屁的想要独吞!”

对于徐海一口一个的死老太婆称呼江院长,陈云愤怒的情绪终于是控制不住,独属于鱼肠后期的气势彻底爆发,在狭小的办公室里一闪而过,就令众人的胸口觉得压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

陈云猛的一个冲刺,瞬身闪到徐海跟前,单手掐住他的脖子,硬生生将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强烈的窒息感立马涌上大脑,徐海的双手拼命扒拉,双腿奋力的在半空中乱蹬,眼神之中充满恐惧,嘴巴大张,含糊不清的在说些什么。

屋内的众人瞧见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赶忙伸手制止。

“陈云不要这样,会闹出人命的!”颜紫萱腾的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赶忙拉住陈云的胳膊说道,“我们都是一家人,事不至此。”

陆芷柔这时也快步走上前,开口对陈云劝道,“陈云,你冷静一些,先把他放下来。”

在两人轮番的劝说下,陈云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但他心中的愤怒却没有丝毫减少,收回手臂,将徐海径直丢在地板上。

能让陈云如此愤怒的,只有触及江岚风和颜紫萱二人,这两人可以说是陈云最亲近的人,也是他的逆鳞。

徐海这样侮辱已故的江奶奶,无异于在陈云头上拉屎撒尿,反复试探他的暴走边缘,这岂能不让陈云生气?

“咳咳咳,你这是在谋财害命!把我掐死,更方便你独吞这笔拆迁款是吗!?”

徐海躺倒在地板上,捂着脖子剧烈咳嗽,仰着头,双眼惊恐的看着陈云,生怕他再冲上来把自己给提在半空中。

眼见徐海仍旧惦记着钱,颜紫萱实在是忍受不了,上去就踹了他一脚,“还想着钱?你的眼睛是掉进钱堆里吗?”

“刚才不还使劲骂着江奶奶,现在又想着要分她老人家的钱?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紫萱姐,你别管他,先把字签了再说。”陈云将颜紫萱拉到桌旁,将笔递给她。

“这……”颜紫萱看了看陈云,又看了看徐海和邓小杰几人。

但他们刚刚都见识过陈云的狠辣,压根就没有胆子制止,只能敢怒不敢言。

“好吧,我签字。”颜紫萱纠结片刻后,还是一咬牙,在合同上将自己的名字签好。

那个秃顶的拆迁办工作人员确认无误后,将合同留了一份给颜紫萱后,感激的看了一眼陈云,夹着公文包就溜之大吉。

原本他还以为又要白白浪费许多时间看上一出闹剧,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就处理好,这下可以按时下班了。

“呵,我没有良心?”

徐海见颜紫萱已经在合同上签完字,冷笑一声,偷偷瞥了一眼陈云后马上移开目光,又出言讥讽道,“你们为了一千多万的现金,这样独吞福利院的拆迁款,就显得很有良心了?”

“谁说我们要独吞拆迁款了?我们这……我们这是……”颜紫萱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说,想要解释却半天也没有说明白。

徐海见颜紫萱连话都说不清,不由得冷笑连连,让他更加有理由这么怀疑。

嘴上说着先暂时存在她的名下,到时候大家再慢慢分配,实则是想要全部占为己有。

拆迁赔偿的合同一签,钱就全属于颜紫萱,届时她再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甚至不给都可以,等到了那个地步,那他们要去哪里喊冤?

可就在这时,一旁的陆芷柔却忽然开口对徐海说,“这位大哥,你为什么会觉得是他们想要独吞这一千五百万?也许陈云根本就不在乎这点钱。”

听闻这句话,地上的徐海不禁一愣,随即便放声大笑起来,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陆芷柔。

“哈哈哈哈,你是在搞笑吗?还不在乎这点钱?那可是一千五百万,整整一千五百万!居然被你说成这点钱?哈哈哈哈!”

旁边站着的邓小杰几人,眼神无比怪异的上下打量着陆芷柔。

一千五百万的大夏币,竟然被这个无脑的女人当做是小钱。

普通人打一辈子工也赚不到这么多,她却说陈云会不在乎?着实令人感到可笑。

只可惜这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脑子却有点不太好使,想要独吞这笔拆迁款也不做好功课,想个好一点的理由。

而颜紫萱在听到陆芷柔吹出的牛皮后,神情也变得有些尴尬,心里在想这个丫头是不是因为平时娇生惯养,没有见识过钱有多难挣,才会说出这种话来。

一千五百万,足以让一个普通家庭衣食无忧,维持质量非常高的生活过完这一生,普通人若是没有特殊的机遇,一辈子也不会见到这么多的钱。

见屋内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相信,一副看傻子般的模样,陆芷柔又只得和他们如实说道。

“一千五百万对于你们来说或许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对陈云弟弟而言,其实就是一笔可有可无的小钱罢了。”

“你们知道为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