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天蒙蒙亮,玄泰带着沭荣和梅曦辰来到了七绝宫。

“姐夫,我们上去该如何找到情儿她们呢?”沭荣看了看玄泰,找人这种事沭荣是不太在行的,尤其是在这种地方。

“你们跟我走吧,不就是找个人嘛,是活物身上都有气味,害怕找不到。”玄泰不屑的笑了笑。

“那好,我和梅曦辰就跟在你身后。”沭荣点了点头道。

“一会儿,你们只管去救人,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玄泰小声叮嘱道。

“知道了。”梅曦辰和沭荣一同点了点头。

三人避开守卫来到正殿,玄泰站在正殿的中央,紧闭双眼用心去感知了一番而后又用鼻子闻了闻,他十分确定的朝着右侧偏门指了指说道:“那边……”

“跟我走。”在他的带领下,沭荣和梅曦辰走进了偏门。

“这里是死角啊,什么都没有。”梅曦辰用手摸了摸墙壁问道。

“不对,找找,一定有机关。”玄泰紧接着说道。

“姐夫,你看这是什么?”沭荣指了指房顶上镶嵌的一个铜环。

玄泰双脚蹬在墙上向上蹦了一下,借着墙的力量单手牢牢的抓住了铜环,而后向下一拽,一个密室的门在他们的正前方打开了。

“应该就是这里了。”他松开手落了下来,径直朝里面走去。

一进密室,一股腐尸和血腥味迎面扑鼻而来,三人迅速捂住了口鼻。

“这是什么地方啊?那么臭。”沭荣咳嗽了几声轻声嘀咕了几句。

“这里房间很多,看来我们要挨个找才行了。”梅曦辰边走边往每个房间里望去。

“站住,谁让你们擅自闯入的,好大的胆子。”只见图域站在门口,拿着两把短刀将他三人堵在了门口。

沭荣转过身来,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大喊道:“图域。”

“噢,是你小子啊,我见过你,你不就是宣喆的那个国王吗?你竟敢往这跑?你师父都被我打死了,怎么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图域冷笑道。

“什么?我师父死了?被你打死了?”说着沭荣就要上前与之交战,不过被玄泰拦了回来。

“旁边那个小子我也认识你,你不就是梅曦辰吗?我说你小子命可是真够大的,你来找上官情的吧,不过你们都想的太简单了,来到七绝宫管叫你们有来无回。”图域此时的表情十分猖狂。

“不过,这个大哥是你们请来的帮手吗?看着倒是有两下子,别以为你长的彪悍我就怕你,要不我陪你玩玩?”图域一脸蔑视的大笑起来。

“你们两个赶紧去找人,他就交给我了。”玄泰眼中此时投射出一股杀气和寒意,让图域瞬时间感到汗毛竖起。

“看来你今天是活腻了了。”说罢玄泰就和图域动起手来。

梅曦辰和沭荣见状赶紧挨个房间寻找,终于在右侧倒数第二间房间里找到了三只小孔雀,这三只小家伙神情失落的聚集在一起,羽毛都还没长全,看到有人进来,大叫起来。

“别叫,我是来救你们的。”说着抱起三只小家伙就向外跑。

这时的梅曦辰也在左边的最后一间房间内发现了上官情。

“情儿是你吗?”梅曦辰来到上官情的面前小声喊道。

只见她身穿一件白色衣裳,浑身上下都是血迹,怀中还抱着一只小狐狸,但这只小狐狸早已没了气息。

她头发散乱,见到有人喊自己,缓慢的抬起头来。

“陛下,是你吗?”上官情泪眼婆娑的望着梅曦辰。

“是我,让你受苦了。快,跟我走。”说着梅曦辰就要将上官情扶起来。

“不用了,我的双腿已经不能动了,我走不了了。”她用双手抓住梅曦辰的手臂。

“没关系,我背你。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跟我一起回去,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梅曦辰哽咽着说。

“不必了,他们在我的脑子里放了蛊,无论我去哪里他们都能找到我,这样会害了你们的。”上官情哭着说道。

“我们的孩子已经死了,我也没有什么留恋的了,本来我就不属于这里,所以我也累了,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上官情此时眼神空洞,失去了平日的光泽。

“那日,你们同木易师父说的话我偷听到了,我体内的内丹和龙娇娇的记忆一定不能让那个萨托魔刹拿走,他之所以等到现在还不杀我就是因为还没抓到龙娇娇,所以你千万不能让他得逞。”

此时的沭荣也来到了上官情的面前,他看到如今的情儿这副模样也是十分的痛心。

“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另外我告诉你,即便这萨托魔刹不将我抓回来,我的这副身躯三年之内也会自动消亡的,所以……”上官情看了看沭荣。

“沭荣,我知道陛下下不去手,你可以的,你将我的内丹和记忆取走交给龙娇娇。”上官情扭动着身体凑到沭荣跟前。

“这怎么行呢,这样的话你马上就会死的。”沭荣向后退了几步又摆了摆手。

“你们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呢?”上官情苦苦哀求。

此时的图域见玄泰的武功实在是难以与之抗衡,便使了一招金蝉脱壳跑走了。

“你们还磨蹭什么,等人都聚集上来吗?”玄泰凑上前来问。

“你是那个狼王?”上官情又看向玄泰问道。

“是,你还不和梅曦辰赶紧走吗?”玄泰好奇的问道。

“正好,你答应我一个请求。”上官情将她的想法说给玄泰并让他帮助自己完成心愿。

“这……”玄泰面露难色犹豫不决。

“我知道,他们俩个下不去手,你一定可以的。”说完上官情闭上了双眼。

远处传来七绝宫弟子的叫喊声。

“快啊,我不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房间里痛苦的活着。”上官情大喊了一声并抓住了玄泰的手示意他赶紧动手。

此时的玄泰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向上官情打了一掌。

顿时上官情没有了痛苦的表情而是眼含着微笑说了句:“谢谢。”

紧接着玄泰又将上官情的内丹取出放入了沭荣的体内,而她的记忆被玄泰小心收藏好。

“走啦。”玄泰推了推梅曦辰。

此时的梅曦辰还傻愣愣的没缓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