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科幻小说 > 另存为 > 第130章 屈辱的泪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刚刚地下室发生的一系列变故,使得在病房里的星舰队员们为之振奋。他们知道,救援队的人来了,可令人担心的事也随之而来,那便是对面四个房间里的匪徒!

所有被关押的星舰队员,此时,任谁也没有胆子敢看这份热闹,谁知道会不会有流弹将自己捎上呢!更何况,还有四个家伙拿枪对着自己房间,胡春阳选择了门口斜角度角落里,这里便是床尾靠墙角的位置,他希望,对面的匪徒,不会想到这个位置!

周海则是选择躲在正门后面靠墙的位置,因为他觉得,悍匪应该会选择床的位置进行扫射,不过,如果对方横扫的话,趴在地上更为稳妥,于是他听到外面混乱起来的同时,自己也随着心意趴在了地上。

潘明这个残障选择了钻在床底下,因为,他认为,如果要阻止射线击穿过来,不如先从脚底板开始,兴许大腿骨的长度可以顺利将射线阻隔,顶多致残,大不了以后装个假肢,保命重要!这一点完全是基于目前他双脚受伤的结果。

其他人也都分别有自己的想法,以各种姿态去想辙保命!

当匪徒在胡春阳门口叫嚣的一瞬间,胡春阳似乎发动了全身的潜能,本来站在墙角的他,四肢撑着两面墙竟然快速爬到了房顶,现在他的姿势也不好摆,一颗受伤的头,顶着天花板,四肢则是奋力支撑着沉重的身体。

闻有亮疯了,他冲着自己对面的房间随便一个地方就射了过去,正巧打在刚刚胡春阳站着的腰部位置,胡春阳不敢懈怠,急迫地更往上挪了挪。

一旁的匪徒看到老大开了枪,他也跟着射击,只打出一枪,便被唐太平击杀!而匪徒打出的一枪打在了潘明的脑门子上方,潘明吓了一跳,压在床下的他不由得双腿向上一抬,正好碰到了伤口,疼得在地上‘嗷嗷’叫了起来。

百晓生不再犹豫,直接将闻有亮定身,闻有亮动不了了,至此瞬间,他怒目圆睁,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白龙现出人形,唐太平也去了头套,徐徐走来。闻有亮喉咙里最终问了一句:“你们到底他妈的是谁?!”

唐太平笑吟吟地答道:“我是唐太平!”

闻有亮看着面前这个翩翩男子继续吼道:“你他妈到底是人是鬼?”

只听见清脆的‘啪!’的一声,闻有亮一颗牙被瞬间拍飞,脸上瞬间出现了五指印。

“你妈妈没教育你不能骂人吗!这是没有教养!”男子回怼道。

六间病房的各位队友听到这个名字时,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太平!我在这儿,我是程然!”第一个房间的声音传出,接着六个队友纷纷报上大名……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混乱起来。

接着,程然担忧地说道:“他们绑架了我姥姥姥爷,你们看见他们了吗?”

“是啊!我爷爷也被绑了!他们还好吗?”靳宇成也问道,接着声音又再一次陷入了混乱,都是问着相似的问题。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各位的长辈,我们已经救出来了,现在应该在运送我家的路上,各位还请放心!”

大伙儿不再吵闹,听到这个消息,大伙儿都高兴起来。

“你们等等,我给大伙儿开门!”说完,唐太平想起了挂在铁门外的那盘钥匙,于是赶紧转身去拿。

“我的十二个队员,你们两个就都给杀了?”闻有亮无力地问道。

“不,应该是杀了十一个!”白龙解释道。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是啊,这个问题困扰着闻有亮,他不明白,明明自己培养多年的、训练有素的战力小队,竟然一瞬间毁在了这两个人手里!

难道,他们的战略战术更加技高一筹?可那个唐太平也不过十六岁而已,这么小的少年郎,竟然出手如此狠辣!

“不,你不是人!”闻有亮的精神状态明显有了问题。

“当然,老子不是人!老子是……神!”白龙悠悠地说道。

接着,他显出龙头原型在闻有亮面前吼了一声,整个地下室都听到了着骇人的吼叫声……

闻有亮在这一声吼以后,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垮一般,眼神竟然涣散开来,嘴唇也抖得厉害,时不时说着:“龙……龙……”。

白龙收回原形,变回了人样。

六个队员刚想一看究竟,却没有一个人看到这一幕的,转而纷纷好奇地看着呆立原地的闻有亮来。

此时,信号再度恢复正常,唐太平拿出迅联系了刘队,让他派车过来接走这行问东问西的人。

“百叔!想吃点儿啥?我请客!”太平大战告捷,心情愉悦的问道。

“吃什么都行,就是不吃溶洞饭庄的了,太腻了……”说完,白龙身形不稳,似是肉身在不断膨胀。

唐太平看着星舰队员已经被保镖们带走,此时医院大门口只剩下二人于是问道:“百叔,你是不是灵力不够了?”

“恐怕今天耗费了太多。需要马上补充!”白龙捂着脑袋说道。

“那咱马上回家!吃罐头去!”太平提议道。

“不必,跟我回医院里!”白龙说完,就拉着太平往回走去。

进入到大厅里,白龙不再掩饰,而是原形具现。

唐太平深吸一口气,心道:幸亏进来了,否则,这么大个躯体肯定会被人发现,于是问道:“百叔!您有办法?”

大白龙说道:“当然,我需要和你神识中的白泽商量一下。”

唐太平很听话,盘坐原地,定下心神等着白龙神识的介入。

不多时,太平心门打开,白龙走了进来。白泽还在看着智慧树上叶子,平日里,这棵树就是自己最大的乐趣了,每一片都如直播一般。

“白龙,你可来了,你过来看看,这小子怎么这么笨!”白泽看到白龙高兴地走小跑过来,拉着白龙的手就不送开了。

他指着一片叶子说道:“这人还不说赶紧干掉,你看看,多危险,差点儿对方就杀了自己人啊!”白泽指着闻有亮一旁的匪徒说道。

白龙没好气地反问:“你就在他的神识里,为什么不帮一把?”

“切……有你在呐,用得着我吗?!”白泽翻了个白眼,随后坐在大树旁。

“行,你说得对!这事儿怨我……”白龙有事相求,于是脾气也变得软了起来。

白泽点点头表示认同,于是问道:“怎么?你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样子,是不是有事相求啊?”

“可不!”白龙不打折扣应和。接着说道:“能不能分点儿灵气给我用用,回头我加倍还给你!”

“灵气?!不借!”白泽拒绝。

“好兄弟,你也是知道的,我在这混世,消耗灵气是很多的,如今身形都不稳了,可不好出门见人喽,帮帮忙吗!”白龙说道。

“混世?我看你是混事儿吧!你说你带着这孩子这么久了,怎么也不教点儿真本事给人家,成天就知道吃了拉,拉了吃的!”白泽看看白龙摇了摇头。

“别这么说,我不是交给他定身术了吗,再说了,青云派的功法那么多,他还没学透呢,他得先把基础打好了才行啊。还有,你刚刚说的那是什么话?!”白龙想到后面的话,心中有些不悦。

“怎么,我说错了吗,刚刚你们在天台,你不是还没兜住吗!”白泽指着树上的叶子说道。

“你怎么什么都看啊,小心长针眼……”白泽拍了拍大腿,随即站起身来,说道:“行!借你灵气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说!”白龙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来。

“你每天必须来找我聊会儿天!”白泽的眼神比之前白龙求自己时更加幽怨。说完,竟然主动拉着白龙的手摇晃起来。

白龙心中一阵恶心,心想:大家都是妖精,不,神仙,不要搞这些有的没的的好吗!于是说道:“行行行,我就舍命陪君子,从明天开始,我每天都找你聊会儿天!以此抵消我欠你的灵气值!”

拉着的友谊之手瞬间被白泽断开,白泽眯着眼睛说道:“灵气值不能抵消,这是附加条件!否则,老子不干!”

“行啊,老弟,咱俩谁跟谁啊,好说好说!”白龙笑嘻嘻地看着白泽说道。

“少跟我来江湖上的那套词!说定了,回头加倍还我灵气,然后今天开始,每天找我聊天来!”白泽严肃地说道。

白龙也严肃起来,应道:“是!白泽大人!”转而嬉皮笑脸看着白泽:“那……咱就开始吧!”

“嗯,这还差不多,你出去吧,让这孩子帮忙当介质传灵气吧。”白泽一把推走了白龙,白龙神识瞬间归位。

远在车里等待两人回归的邢朗看着一波人向着刘队的方向走去,知道,行动应该是结束了,看着刘队脸上的笑容,他更加坚信,未来的魔术大师以及魔术大师本尊一定是赢了!

他心中开始盘算,一会儿见到两位应该怎么称呼对方才合适,毕竟现在,这两位的伟岸且崇高的形象,已经深深刻印到自己的心中。

不如,一会儿就称呼唐太平为‘师父’?虽然人家年龄尙小,可人家本事大的很啊,而且崔家的势力……怕是以后自己回家路上都要横着走了!

那个‘百叔’,我干脆就叫他“大神”的好,毕竟,人家的本事那才是真的神奇,叫大神一点儿也不为过。

想到自己以后的好日子,邢朗站在原地搓搓胖胖的小手,脑子里已经补上未来五十年甚至是一百年的穷奢极侈的美好幸福的未来了。

可他左等右等,始终没等来两人的身影,刘队已经带着所有人离开了这里,现在,只剩下他一人一车孤独等待。

大壮有些急迫,为什么抱大腿的事情,这样难做!心想:不行,老子要主动些!

于是,邢朗迈着方步,大摇大摆地走向精神病医院……还没得瑟出百米,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个大跟头,因为体型较大且壮实,邢朗一时半会儿没能站起来,过了一会儿,大壮才缓缓站起身来。

可他似乎是脸先着地,待他起身,那一脸花的样子十分骇人。两个鼻孔都滋滋冒血。邢朗人也活的糙,直接用袖口抹了一把,继续向医院走去,只是这一此,长了经验教训,不再那么不正常的走路了。

崔永清招呼戴广发坐在身边,连同常傲天这个小辈也坐了过来,崔永清喜笑颜开:

“来吧,咱们以茶代酒,先小庆一番!”说完,举起杯中茶,和二人轻轻碰杯,接着一饮而尽。

“二爷!恭喜恭喜!您这个侄孙可真是个了不起的人才啊!”戴广发有感而发。

常傲天说道:“没想到太平和百叔这么厉害!可惜啊,可惜我没能跟着一起去,大大错过了一次真正的试炼机会。”

“唉,孩子,别这么说,你们几个都很了不起,爷爷为你们自豪、骄傲!我听太平说过,他说你有个本事,可以问灵?这是真的吗?”崔永清问道。

“二爷爷,您说的是,我确实习得些炼魂术的皮毛,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帮衬一把。”傲天认真答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只是,这件事嘛……”崔永清顿了顿。

“需要保密?!”傲天问道。

崔永清点点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老戴跟了二爷多年,他一个眼神或是表情,老戴就能秒懂什么意思,于是赶紧站起身来,颔首告辞,离开了崔永清的书房。

现在书房里只剩下爷孙俩,老人徐徐道来:

“孩子,我需要你帮我问一件事。”

“您说吧,什么事?”傲天问道。

“你帮我问问她,愿不愿意活过来?”崔永清不说人名,也不说男女,而是直接提出了要求。

“就只有这一句话吗?”傲天纳闷地问道。

崔永清闭上眼睛点点头。

白龙吸收完来自白泽的灵气,精神变得大好,体态也恢复成人形,正收工时,邢朗找到了他俩,他心中已经练习百遍的台词在他‘噗通’跪下的一瞬间全都说了出来:“大神!”‘哐’一个磕头“师父!”‘哐’又是一个磕头,对着两个人‘哐哐哐’一顿猛磕。接着说道:“请收了徒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