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其他类型 > 陈医生,咱俩不搭 > 第163章 “嗯?你说什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63章 “嗯?你说什么?”

……怎么回事?

洪小野赶紧从陈青岱怀里挣脱出来,喃喃:

“你……怎么是你。”

陈青岱指尖蜷起,温柔拂去她面颊上的泪珠,刮了一下她微红的鼻尖。

“除了我,还有谁。”他故意笑得揶揄,“小丫头,背着我干坏事了啊?”

“哪有!”洪小野打掉他的手,刚要气势汹汹反驳,忽然想起刚才恍惚中,父亲那张明朗的笑脸,想起此生只能在梦中再见父亲,心里一阵发酸,又垂下了头。

“我就是,突然想起我爸了。我之前做梦,梦到过他给我唱生日歌呢。”

越说,声音越小……

陈青岱揉了一把她毛茸茸的头发,笑笑,“合着我刚才白唱了啊?”

啊?

洪小野抬头看他,眼角还残留着晶莹泪痕。

刚才,陈医生也唱歌了?

“看在你今天过生日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啊。咳咳,这次可竖起耳朵听好了。”

陈青岱伸手,把女孩揽进怀里,在她耳边温柔唱着。

一遍中文,一遍英文。

女孩僵直的身体逐渐放松,小手终于环上陈青岱的腰。

歌唱完了,两个人就这么抱着,谁都没有说话。

空气安静到极致,窗外,偶有汽车飞驰而过,带起风的呼啸。

洪小野闭着眼,好想这样一直抱着,一直抱着。

永远都不松开。

……

良久,陈青岱蹭着她的脖子,温言道:

“小寿星,冰淇淋蛋糕再不吃,就要化成水啦。”

蛋糕化不化她不知道,她只晓得,自己快要在陈医生水一般温柔的怀抱里,化成一缕绕指烟。

这么大的蛋糕,两个人根本吃不完。

索性叫来服务生,把蛋糕切成几十块,给店里的员工和客人挨个送去。

毫不意外地,得到了整个店里所有人的祝福。

在一个老大哥的提议下,全店所有人大合唱生日快乐歌,羞得洪小野满脸通红,赶紧躲到陈青岱身后,拧着他的衣角,不好意思面对……

没怎么过过生日的人,哪里见过这样得阵仗。

这,这也太尴尬了。

她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特别是上了年纪的那几个叔叔阿姨,都一脸姨母笑地看着她,更让她不好意思露头。

陈青岱背到身后一只手,让她攥着。

洪小野用力捏着那只温热的大掌,心里安定了不少。

“我替她谢谢大家啊。”

面对大家的热情,陈青岱朗声笑道,“我家小丫头容易害羞,我们就先回去了。”

再不回去,他的手就快被她捏麻啦。

两人手牵着手刚回包间,看着空荡荡的蛋糕架,洪小野突然一拍脑门,哎哟一声!

“忘了给萌萌和李雷留些蛋糕啦!”

其实,这个包间,正是孙萌和李雷下午帮着布置的,本来说好晚上一起过来给洪小野过生日。

孙萌下午更是借着要和洪小野一起选照片的事,想先把她骗去家里,忽悠着她化个妆,再借口一起出来吃个便饭,直接把她带过来。

谁知洪小野突然说有事要回家一趟,计划落空。

李雷也打电话过来,说他想了一下午,还是不要打扰人家两口子今晚的好事,硬是把孙萌叫出去喝酒看电影,两个人正不知在哪鬼混呢。

听着电话里李雷那不怀好意的笑,陈青岱很是无奈。

听李雷那意思,好像他要把这小丫头怎么样了似的……

天地良心,他虽然真的很想,好多次都几乎忍不住……但脑子还算清醒。

不到谈婚论嫁那一步,他是不会动真格的。

陈青岱:“人家两个约会去了,谁有空吃你蛋糕啊。”

洪小野:“……”

哼,不吃就不吃,想吃还没有了呢!

菜品陆续端了上来。

奶油香酥虾、榴莲披萨、惠灵顿牛排……

一道道菜品看的洪小野眼花缭乱。

“咱们就两张嘴,吃不了这么多啊!”

洪小野对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品,食欲大开,却也愁容满面。

难不成又要端出去送给别人?

“慢慢吃,吃不完打包。”

陈青岱剥了一只虾,放到洪小野盘子里。

“嗯,对哦!”洪小野用一双新筷子,从每盘菜里拨出来一些,单独装进打包盒。

尤其是披萨,她分出去一大半,仔细打包好。

“给妞妞和哑叔带一些。”

妞妞一直嚷嚷着想吃披萨,说同学都吃过,就她没吃过,想尝尝什么味道。

胡同门口就有一家披萨店,洪小野几次想买,哑叔嫌贵,拦着不让洪小野买,甚至有一次她都拎着披萨在店里等妞妞放学了,哑叔说什么也要赶她走,让她自己回家吃去。

洪小野能理解哑叔,哑叔不想让她再给父女俩花钱。

她虽然没什么大钱,但吃个披萨的钱还是有的,好多次她都要跟哑叔急了,觉得他实在没必要分这么清。

这回说什么也得让小姑娘吃到披萨。

忽然又想起一茬,她又拨出一小部分装进新的打包盒。

“……也不知道刘婷有没有出去找点吃的,看她的样子吓得够呛,不一定愿意出门。给她也带一些吧,万一没吃饭也能垫垫肚子。”

菜被拨出去了一半,洪小野看着盘子里剩下的这些,信心满满。

这些她还是搞得定的^_^

陈青岱好笑地看着她自言自语,手上没停。

很快,盘子里就堆满了q弹诱人的虾仁,摞成小山。

洪小野左手拿着虾,右手捏着一块比她脸还大的榴莲披萨,吃的乐不思蜀。

半天却不见陈医生动筷。

她嘴里塞得满满当当,说话有些含糊。

“你怎么不吃啊?”

陈青岱没听清,身子往洪小野那边凑了凑,手里继续给她切着牛排。

“我说,你别光顾着给我弄,你自己也吃。”

洪小野一遍吞咽着食物,一字一句说。

陈青岱虽然听的不是很清楚,但他明白洪小野的意思。

只是这小丫头努力想表达清楚的样子好笑又可爱,他若是想多看一会,只能装听不懂。

陈青岱:“嗯?你说什么?”

洪小野:……

有那么难理解???

洪小野终于失去耐心,气鼓鼓盯着陈医生,三下两下把饭都咽下肚子,捧起杯子喝了两大口水,草草漱了嘴。

又用手背随意擦了两下,然后迎着某人带笑的眼睛,飞快凑了上去。

于是乎——

一只油乎乎的小嘴,就这么印上了陈医生干干净净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