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其他类型 > 娇气小甜妻,偏执霍爷强制宠 > 第181章 洛小甜记得,是你害死我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1章 洛小甜记得,是你害死我的

洛小甜听到陈姐喊出的话,她下意识双手护着肚子。

陈姐看到洛小甜这举动,眼底深处闪过杀气。

她果然是怀孕了。

不过霍狂的反应,是不知情的。

陈姐更加确定自己猜对了。

“陈女士,你不可以这样说话的。”洛小甜厉声喝斥着。

陈姐冷笑一声,根本不把洛小甜放在眼里。

不过她知道霍狂重视洛小甜,她怎么说霍狂都可以,现在要是骂洛小甜,反而会引起霍狂的反抗。

陈姐目前所说的话都是冲着霍狂来的。

“没有我儿子,霍狂和古敬早就死了。他更不可能活到今天,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踩着我儿子的尸体得到的。”陈姐说到这里更是尖叫着,“凭什么你们可以过得这么幸福快乐,而我们却这么惨。”

“白大哥当年牺牲自己救下霍狂他们,我相信这样的事情换成是他们其中两个人也会这么做的。”洛小甜大声说着,其实也是说给霍狂和古敬听的。

现在他们听到陈姐的话,想到当年他们和白大哥一起度过的难关,此时他们是十分内疚的。

当年白大哥的死,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心结。

现在陈姐一直在强调,他们内心无比难受。

可能也是任由陈姐骂,他们内心会好受些。

“我呸!你们这些吃了我儿子人血馒头的人,才在这里找这些借口。”陈姐气得大声骂道,“我就是恨你们,我要为我儿子报仇,这就是我的动机。”

洛小甜眼看事情全被陈姐掌控,她努力想办法突破。

她转头看白新茜,大声追问着:“白新茜,这事情真的像陈姐所说的这样吗?你一点也不知情?”

“儿子啊!你在天有灵的话,你快看看吧!你的妹妹到这个时候还被别人欺负啊!”陈姐突然抬头大声喊着,“你要是没有死,新茜也不用受这样的委屈。”

“陈女士,你也不用在这个时候一直提到白大哥,我们就事论事……”

“好啊!就事论事,我儿子就是因为救他们而死的。要是这么不服的话,只要你们让我儿子复活,那我和白新茜得到你们的一切全还给你们。”

陈姐根本不给洛小甜开口的机会。

她就是要看准眼前的事情,不断地放大着她儿子为他们牺牲的事。

霍狂想开口时,陈姐盯着霍狂说着:“你们能让我儿子复活吗?”

“……”霍狂脑海里闪过白大哥去世的画面。

以前他总是想,要是能让白大哥复活,他死都可以的。

可是现在他对这个世界有了牵绊。

他想和洛小甜在一起。

要是当年他死了,他就遇不到这么好的洛小甜。

这么一想,霍狂觉得很对不起白大哥。

古敬的想法也和霍狂一样。

陈姐所说,他们是靠着白大哥活下来的话一点也不假。

“陈女士,你这是在偷换概念。”洛小甜大声说着,“霍狂,古敬,你们不要受到影响。”

洛小甜看陈姐步步逼近,陈姐太懂得霍狂和古敬当下心里的弱点。

话说得不是很漂亮,但能重挫霍狂和古敬就行了。

陈姐冷笑一声说着:“洛小甜,你说这么多就是想逼我说,是新茜指使我做的。你要新茜死,对吧!”

洛小甜大声说着:“你做出这么多事,我不相信白新茜会不知情。”

“因为我掩饰足够好啊!我在她身边这么多年,我是她的母亲都不知道。”陈姐笑着对洛小甜挑了挑眉说着。

洛小甜紧皱着眉头。

陈姐突然轻声说着:“看来你洛小甜死活要把白新茜拖下水,那我只能向你证明一下,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你要怎么证明?”洛小甜看向陈姐问着。

大家也很好奇看向陈姐。

白新茜更是紧张地盯着陈姐,她知道陈姐一定会护着她。

但她更害怕洛小甜和霍狂会看出破绽的。

陈姐看了白新茜一眼笑了笑,随后一转身跑到身后的窗户前,动作快速地站在起来,只要她往后一倒,她就会摔到地上。

这是8楼,摔下去百分百死人的。

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要去拉陈姐时,已经来不及了。

“你们不要过来,再走进一步,我就跳下去。”陈姐一边说着一边将半边身子往外面探去。

“快停下来。”白新茜急急地喊着,大家都停下脚步不敢往前走。

洛小甜脸色无比难看地问着:“你这是要做什么?”

“洛小甜,你不是要我证明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吗?我现在用死来证明,我说的就是事实。”陈姐说出这些话时,看向洛小甜带着几分挑衅。

“……”洛小甜看到陈姐这么认真的模样,吓得一时半会说不出话。

“不要。”白新茜急急地喊着。

“新茜,你能不能叫我一声母亲。”陈姐十分期待地看着白新茜,随后有感而发地说着,“只要你叫了,我死而无憾。”

“不要叫。”洛小甜连忙喊着白新茜。

她有种预感,白新茜真的叫母亲的话,陈姐就会往下跳的。

白新茜眼神闪了闪,紧咬着嘴唇不敢说话。

“洛小甜,你好狠的心,这个时候还要害我。”陈姐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冤枉洛小甜的机会。

现在她抓住所有机会踩洛小甜一脚。

这样一来,他们回想今天的事,就会越发觉得洛小甜可疑。

“我认你,你是不是就下来?”白新茜紧盯着陈姐,声音颤抖地问着。

陈姐神情愣了愣。

她在白新茜身边这么久,太清楚白新茜这是什么情况了。

她笑得有些苦涩地说着:“当然,只要你喊我一声母亲。”

白新茜不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马上对着陈姐喊了一声:“母亲。”

“……好女儿。”陈姐又哭又笑地说着。

“母亲,你快下来吧!”白新茜瞪大双眼催促着陈姐,嘴上继续说着,“哪怕我失去事业也无所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行。”

陈姐一边笑着一边点着头,随后再看向想悄悄过来救她的霍狂和古敬:“你们记得,是你们对不起我儿子,我现在跳下去也是洛小甜逼我的。”

“不要啊!”白新茜大声喊着。

陈姐看向洛小甜一字一字地说着:“洛小甜,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希望你能相信我所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