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夜雾微薄,凉夜似水,傅景远开车行驶在南京西路上,路过静安古寺。

想起来年年都会陪沈卿去求平安,而今年恐怕不行,要失约了。

回到家,智能灯亮起,这房本是给沈卿买的,方便她通勤,离公司车程不到十五分钟。

傅景远脱下外套,随意放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脑,继续完成工作。

全景落地窗外,黑蓝色的天幕没有一粒星光,厚重的云层笼着月光,四处弥散着压抑孤寂的氛围。

江景大平层的视野极致开阔,放眼望去,能看到黄浦江对面的东方明珠塔和陆家嘴,绝佳观景视角。

工作进行到一半,傅景远忽而眉心一股锐利地痛感。

揉了揉眉骨,疼痛依旧没有得到缓解。

傅景远进了厨房,把冰箱打开,在整齐归类的酒水里拿出瓶冰水。

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灌入口中的冷意,遍布全身,混沌的意识瞬间清醒。

再回到客厅,将未完成的工作继续进行,手机响了一下就停了。

傅景远扫了一眼,看到是沈卿打进来的电话,没想那么多,便没回。

手机放回,傅景远看到季特助发过来的消息,提醒他要进入视频会议。

刚准备复制链接进会议,又一个电话打过来,还是沈卿。

他接通了,可那边什么声音都没有,安静得针落可闻。

“沈卿,在听吗?”

那边,倒在血泊之中的沈卿,艰难地抬起唇瓣,声音却出口仿佛蚊蝇,微不可闻。

“沈卿?”

傅景远耐心等了好久,都没听到那边有什么动静,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快速抓起搭在沙发上的外套,来到玄关处拿车钥匙。

门从外向里打开了。

傅景远看过去,满脸漠然,仍准备出门。

“阿远,我知道你一个人住,必然冰箱空得很,所以给你买了好多食材。”

与此同时,沈卿咬着下唇,血迹斑斑的手,艰难伸着一点点去触碰还有几厘米的手机。

在眼看就要碰到的时候,听到那边说话的声音,正是赵雯倾。

忽然一个响声后,断断续续的传来,“阿远,你别急……”

沈卿心瞬间凉了一大截。

她怔住,张着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只见准备收回的手,被一脚踩下来,碾压着,十指连心,疼得连喊叫都迟了,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许茗茗捡起手机,按下挂断,蹲下身,俯看着苟延残喘的沈卿。

“你怎么还有力气要叫人?谁都救不了你,要是给你活着,我不就得进局子了?”

说罢,许茗茗再度扬起了棒球棍,对准她的脑门,狠狠地砸下来。

沈卿视线渐渐模糊,意识也越来越薄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小小的身影扑了过来。

“我不准你伤害小卿姐姐!”

许绚像个男子汉一样,挡在沈卿前边,不给许茗茗有任何下手的机会。

看到是去而复返的许绚,脸瞬间就阴冷下来,许茗茗冲着他失控地吼了一声:“我不是叫你坐电梯下一楼大厅等我吗?你为什么不听话?!她都已经要赶我们走了,你还护着她,你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一个巴掌直接打在了许绚的脸上,力道大得把他头都给打歪到一边去。

许绚顾不上鼻子上流下的血,仰着脸,望着许茗茗,“你敢再动手伤害小卿姐姐,我以后都不会再认你这个姐姐了!”

“臭小子,你吃穿都是我给你买的!她给过你什么,你就帮着她来对付我?”

许茗茗恼羞成怒,再一次落下巴掌,但被沈卿爬起身膝跪着抱住许绚进怀里,躲避开了。

“你是坏人!不再是我的姐姐了!我以后都不会认你了!!”

许绚崩溃着大哭,冲着许茗茗哭喊。

沈卿听着心里都疼了,残破不堪的手拭去许绚脸上的泪水,安抚着他。

可是,她声音发不出来,难听得像指甲在玻璃上刮擦发出的嘶哑。

许茗茗哪里看的这两人感情比她好,一把扯过来许绚,看沈卿还不肯松手。

往她心口上踢了一脚,又见她满是血污的脏手往伸过来,猛地朝她肚子上踹了下去。

沈卿被踢得在地上飞撞上茶桌脚,眼里瞬间酸涨,背后痛到麻木。

许茗茗箍住许绚手脚,警告他:“你不要认错了,我从来都不会亏待你,她一个外人,许绚,你信她?!”

许绚被捂住嘴巴,想说话,拼命扒拉着许茗茗的手,却被她打晕了。

沈卿已经经过一轮许茗茗的殴打,浑身都是伤,勉强坐起身,竟然呕了一口血。

嘴里的腥甜,令她又反胃又难受。

在许茗茗冷眼下,再次挥起棒球棍,嘭——

眼前灯光迷离,闪烁,破碎,响声刺耳,疼痛感在一点点消失!

哗啦!

许茗茗丢下打火机,瞬间从窗纱上燃烧起来,火势在蔓延!

楼下许茗茗在邻居的帮助下,死里逃生,坐在花坛边上。

面容上经受烟熏火燎,眼神无定焦,惊魂未定,怀里死死抱着昏迷过去的许绚。

周围都是从楼上逃生下来的租户,他们纷纷过来看看许茗茗,给她递水,安慰她放宽心。

“能死里逃生,都算是命大了!”

听到这句话时,许茗茗忽然站了起身,抱着许绚往消防车跑去,扒着一个消防员的手,声嘶力竭哭诉着:“我姐姐……她还在里边……求求你们救救她吧!”

许茗茗一面哭着喊着,一面给消防员跪了下来。

周围人看着年纪轻轻的许茗茗,要经受亲人葬身火海,那声声哭喊,闻者皆悲伤。

远处一辆救护车开过来,许茗茗哭得快虚脱了,被人搀扶着送上救护车。

有记者来到现场进行直播报道,吕宵看到户型时,心里发慌,打手势中断直播。

傅景远工作刚结束,合上电脑,从书房出来,却看到客厅电视在报道一起突发火灾。

而赵雯倾还没走,在厨房里亲自下厨。

“你才出院,何必亲自下厨?”

傅景远本想去关了电视,却看到画面切换到现场,正是沈卿租的房子。

“不用做饭了,你赶紧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