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泡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其他类型 > 我的明日方舟生活日记 > 第175章 离开了萨卡兹的营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75章 离开了萨卡兹的营地

在地上乱扭的w,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固定住了。

随后,随着呲啦一声,他脑袋位置的麻袋就被割了开来。

这使得w第一次看清了外面的情景,只不过还不等她开口。

那萨卡兹就直接将原本罩住了她头部的那麻袋的布料揉成一团,强行塞入了她的嘴里。

“md,终于清净了...........”

这名萨卡兹感叹道,如果真要类比一下这名萨卡兹遭受了什么的话。

涂方以前看过的那部大话西游里看着唐僧结果被他烦到自杀了的那两只小妖,应该和他很有共同话题.........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w此时也注意到了另一边的涂方,并且通过嘴巴里发出的呜呜声可以分析出,此时她骂的应该挺脏的.........

“好了,涂方大人那现在该咋处理她。”

“就交给雷德吧,让他搁这看着这家伙。”

“唉?我吗?”

听到涂方要让自己看着w雷德疑惑的开了口。

“嗯。”

“可是我还有护卫任务啊!”

“哎呀,现在这营地里对我威胁最大的就是她,你把他看好了,那我不就没危险了吗?

这不就是变相护卫了我吗?所以你过去看着吧。”

话说到这里,涂方还拍了拍雷德的肩膀,示意他过去看着此时在地上不停呜呜呜的w。

当然,涂方其实是想把他推过去的,只不过他的推到雷德这里就变成了拍了........

而涂方说完这些话之后也没做停留,直接就走了,他还要去听雷迪欧的故事呢,徒留雷德一人在此有些不知所措.........

而随着涂方的离开,原本聚集在此的萨卡兹们也离开了,毕竟他们现在看到w就烦。

很快,这里就只剩下了雷德和w两人。

“呜呜呜呜!”(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吗?)

面对雷德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目光w发出了不满的呜呜声,不过,这并没有引起雷德的注意。

此时的雷德,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只见那雷德突然动了起来,径直向那w的走过去了。

“呜呜呜!”(你丫想对老娘干什么?)

雷德并没有管那w意义不明的呜呜声,就如同前面的那几个萨卡兹一样,直接按住了她。

然后通过之前剪的几根绑w时,剩下的绳索,将w身上的绳结稍微再改造了一下。

最后一个可以背的,活的w就制作完成。

而雷德在试了几下重量之后,便直接将这w背起去找涂方了。

毕竟这样的话,它既可以执行塔露拉的护卫任务,也可以执行涂方的监视任务。

至于w?

被别人背在背上的她自然是在挣扎的,只不过这挣扎没啥用就是了........

...........

“话说当年殿下和将军还没有开战的时候...........侯?”

正在和涂方说故事的雷迪欧突然看见了远处,正在一步一步,背着w朝着这里走过来的雷德。

“唉?怎么了吗?等等,啊?”

有些疑惑的涂方顺着雷迪欧视线的方向看过去,自然也发现了此时的雷德。

不过,雷德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一步一步朝着涂方这里走过来,待到走到近处之后

他便将w随手甩在地上,然后便盘坐在其旁边开口道。

“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

不在意是不可能的,涂方当即向雷德询问了他这是在干啥,而雷德也全部将自己的想法如实说出了。

对此,涂方只能表示,雷德,你这脑子既灵光又有点不太灵光........

不过这终究只是小事,无伤大雅,很快涂方就又回到了雷迪欧的边上,准备继续听听他说故事。

“呃.......刚刚说到哪了来着?”

“将军和殿下那里,我记得!”

“哦,对了对了,将军和殿下!

话说当时将军和殿下还并没有开战,那是萨卡兹少有的得以和平发展的时期。

在那时啊,咱萨卡兹也有了一个移动城市!也开了学校和医院!我当时和我妹妹就就读于殿下搞出来的一个移动学校里。”

“那个我知道打断别人说故事很不礼貌,但是你还有个妹妹?我咋没见到?”

涂方打断了雷迪欧的话,疑惑的开口道。

“我咋就不能没妹妹呢?你看就是她啊,至于她在哪嘛,我也不知道,或许死了也可能还活着吧!”

这样说着,雷迪欧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个金属吊坠,里面的那张照片里有着两个幼小的身影。

“呃........抱歉。”

“哈哈,没事的,我们接着说,那个移动学校其实就是个移动平台,将军和殿下的和平的时期也只是相对和平。

卡兹戴尔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还是挺乱的,所以这些学校都是属于可以移动的。

当时我和我妹妹雷迪娅就就读于其中的一所,你别说,学校还真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幸福的日子

不愁吃不愁穿,老师每天除了教我们一些杂七杂八的,我觉得可能没啥用的知识之外,还会给我们讲一些小故事。

比如在以前,有些卡普里尼在通过我们萨卡兹控制的地区的时候,会把自己的角磨成萨卡兹的样式之类的.........”

“呜呜呜!”

雷迪欧所说的话,雷德和w也都是能听见的,毕竟他们此时距离涂方也并不算远。

而当w听到被雷迪欧顺口提的那件事之后,却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呜呜呜了起来。

只是很快,随着她脑壳子传来一阵痛感,她的呜呜声就停止了。

“都听故事呢,安静些!”

发出的声音的正是雷德,他刚刚用刀柄狠狠的敲了一下w的脑壳。

而他的做法效果也是极好的w也确实停下了呜呜呜的声音。

转而用一种愤怒中又带着一丝幽怨的眼神看着雷德,这属实是把雷德给整不会了。

不过这边的骚乱,并没有影响那边的涂方和雷迪欧,在雷迪欧的口中,故事仍在继续。

“话说回来,当初这张照片就是在学校的时候拍的,唉,涂方大人,你脖子上也挂了个这个诶!”

说着说着,雷迪欧他突然注意到涂方脖子上的那几个挂坠,其中有一个就和他手中的那个挺像的。

看样子里面估计也是什么涂方在意的人的照片。

“这个啊,也确实和你那个挺像的,里面放着的也是我和我妹妹的照片。”

说着,涂方再将这个挂坠打开了,里面的画面正是涂方和小刻以及龟龟当初在游乐场拍的那张照片。

而看到这张照片,涂方心里也有些想龟龟和小刻了。

唉,也不知道她俩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会不会想我呢?

涂方如此想到。

“哦这样啊,那看来确实挺像的呢。

不过这不是重点,我接着往下说。

那是泰拉的1086年,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天,学校所在的移动平台遭受到了炮击 ,老师带我们逃离了那里。

一名老年的萨卡兹带着一群最大不过十三四岁的孩子,

但老师已经很老了,他最终还是死了,死于不知道何处而来的炮弹的攻击,那枚炮弹重伤了老师。

他曾经和我们说,如果他再年轻20岁,他就可以很轻松的将那些袭击我们的人掰成两半,这些炮弹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不过那也仅仅只是如果了老师终究还是死了,因为炮弹的重伤,他发烧,然后在梦中胡言乱语。

然后他开始写东西,拼命的写,拖着重伤的身体写,纸上写完了就写衣服上就写在绷带上...........

除了写这些东西之外,老师还给我们上课,不过我没听,当时的我需要负责警戒,那时候到处都在打,没有警戒是不行的。

再后来老师就死了,有人说我们该带走老师的东西,那是他留给我们的遗产。

不过我们最后还是没有选择把他带走,而是选择将那些东西和老师埋在了一起。

再然后我和一些身体强壮的孩子们就去打仗了,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吃的了,很多孩子比如我妹妹雷迪娅已经饿了很多天了

而那些雇佣兵刚好需要我们这些体重相对较轻的孩子们去排雷,他们的报酬很丰厚,所以我和一些孩子们就答应了。

不过排雷这事终究还是很危险的,有几个朋友比如博兹他们都被炸死了,我运气比较好,活了下来。

不过等我和一些其他活下来的孩子带着吃的回去的时候,却并没有找到雷迪娅他们。

我们并不确定他们到底死没死,毕竟周围也没鲜血之类的,在又搜寻了一番无果之后,我们就回到了那伙雇佣兵那里。

我们加入了他们。

在那伙雇佣兵里面,我长大,然后见证一个个人死了,一个个人加入,再然后就是现在咯,这就是我的故事。

不过话说回来,明明是说我读过书这事的,没想到最后扯了这么多,哈哈。”

说实话,涂方听的有些不是滋味,他毕竟是和平年代长大的,让半大的小孩子上战场排雷什么.........

涂方想象了一下,如果有一个人要强行送龟龟和小刻上战场排雷,自己绝对会先把那个人炸了.........

雷迪欧的话很平静,几乎没啥子情感起伏,涂方知道这或许是因为他见多了这种事,所以麻木了。

............

雷迪欧的故事结束了,不过雷迪欧和涂方的话倒没有结束。

在又经历了一些杂七杂八的闲谈之后,雷迪欧终于说出了现在营地里的这群萨卡子最想要干的事,追随涂方。

而涂方对此不置可否,说实话,当雷迪欧说出这话的时候,他是真的惊讶了,不过涂方并没有,并没有着急答应,而是选择听听他们的理由

在听了他们的理由之后,涂方决定帮他们一把,他们决定追随自己的源头,是因为爱国者的不待见。

而涂方则打算想让爱国者待见一下他们,即在下次任务中,让爱国者把他们带上。

对此,营地里的这群萨卡兹自然也没出现什么反对的情绪,毕竟他们追随涂方的本质就是为了追随爱国者。

而现在既然可以直接跳过涂方这个台阶,直接追随爱国者,那他们肯定是举双手赞同的。

并且更重要的是,就算追随不成,他们也照样可以继续回来追随涂方,这样四舍五入,就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赚的。

....................

萨卡兹营地的边缘正准备离开的涂方和雷德

“..........”

“涂方长官,你这么看着我是有什么事吗?”

面对涂方这直愣愣的目光,雷德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怎么还背着w?你丫该不会想把她带到营地吧?”

涂方指着雷德背后,那挣扎着的w,十分有九分无语的说道........

“啊?可是涂方长官,你不是让我监视她吗?”

看着雷德那透露着清澈的愚蠢的眼睛,此时的涂方突然有了一种和之前塔露拉差不多的心情和想法.......

“呜呜呜呜!”(快放我下去!)

而正当涂方打算让雷德返程将w送回去的时候,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w和这群萨卡兹们的关系,可以说是闹僵了。

如果自己把她送回去的话,她的日子估计不会好过........

送还是不送,成了涂方心里的一个难题..........

要么麻烦别人,要么麻烦自己。

涂方最终选择还是先去问一下w。

涂方走到雷德的背后,也就是w的面前。

伸手将w嘴巴里那沾满了她口水的布,从她的嘴里拿出来,一脸嫌弃的给扔掉,随后直接开口道。

“你要回萨卡自营地还是跟我去那边的营地?”

“(萨卡兹粗口)”

“说人话,我听不懂。”

“切!大营地那边吧。”

w不傻知道此时自己已经回不了萨卡兹营地了。

“嗯,好了,雷德我们走哎,对了,等一下!”

只见涂方突然将自己刚刚扔在地上的塞w嘴巴的那块布捡了起来。

“说,啊~我给你塞回去。”

“老娘(涂方能够听得懂的粗口)给你脸了是吧?(各种各样的,连续不间断的粗口)”

“w,你看就是这样,我把这块布塞回去,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你太吵了。”

“这事我同意!”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雷德突然开口赞同了涂方的说法。